您所在的位置:佛耳新闻网>科技>“妖风”电子烟:监管赶早不赶晚

“妖风”电子烟:监管赶早不赶晚

  发布时间:2019-10-31 11:20:14

照片来源@未播放

文| |涂改

自9月以来,每一条关于美国电子烟的坏消息都引发了太平洋地区的舆论风暴。

这种现象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解释:

一是电子烟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出口。甚至像老罗这样的“热情的企业家”也选择了加入,其势头不亚于前两年的区块链。与源自区块链的货币投机行为相似,电子烟是否是一个好行业仍在争论之中。

第二是电子烟市场的不确定性。几乎所有企业家都会选择欧美市场作为他们讲述故事的蓝图。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后院”着火了,这对渴望在资本市场获得青睐的中国玩家来说肯定不是好消息。

不幸的是,尽管美国、印度、巴西和日本等189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出台了与电子烟相关的控制措施,但国内仍然只有少数冷风从海外吹来。

电子烟已经成为中国的“风口”,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野蛮增长:仅在去年4月至今年7月期间,就有30多个电子烟品牌获得融资,一威李能、瞿颖科技等电子烟概念股大幅上涨。

这种表现足以让投机者疯狂,但在急切追逐风的同时,却少了一些恐惧。

早在今年的315党,电子烟就被中央电视台挑出来批评,因为它们释放的甲醛和尼古丁含量超过了标准。对于其他行业,315渡劫事件后可能会有大规模的整顿。电子烟是个例外。消息披露后,京东、苏宁等公司立即将电子烟产品下架。然而,仅仅一天过去了,电子香烟又出现在这些电子商务平台上。

毕竟,中央电视台只是舆论的监督者,远非下令禁止的监管机构。短暂的风暴过后,电子烟的出口依然如故,今年上半年的资本流入超过10亿元,无意中打开了中国市场的一个分水岭。

早期的电子烟注重戒烟、减少危害和保持健康的概念。目标群体是有吸烟习惯或计划戒烟的老烟民。然而,从今年上半年开始,营销的关键词逐渐开始流行、时尚、酷。电子烟成为年轻人表达个性的利器。名人代言的方式被移植到电子烟市场,各种渠道的时尚广告也蜂拥而至。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电子香烟禁令的触发恰恰与青少年有关。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1日,已有1080例与电子烟相关的肺损伤,其中80%在35岁以下,16%在18岁以下,21%在18岁至20岁之间。早些时候,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说,一名有一年半吸电子烟历史的18岁年轻人的肺与一名70岁老人的肺相似。

根据欧洲和美国的一系列禁令,国内电子烟标准也在酝酿之中。例如,制定“电子烟”标准的两年项目周期即将结束,很可能会明确规定电子烟的技术要求、测试方法、包装、标签、说明、储存和运输。淘宝等电子商务平台也发布了“电子香烟控制通知”,试图阻止戒烟、清肺排毒等虚假宣传。

然而,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开始完全或部分禁止电子烟的时候,中国没有电子烟监管是不争的事实。

没有监督的灰色地带往往是人性的放大。

托马斯·杰斐逊是美国第三任痛恨投机的总统,他曾称金融体系发达的纽约为“人性堕落的下水道”。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标准来看待中国的电子烟市场,我们担心我们会陷入更加投机的境地。

首先,让我们看看那些报名的“明星”企业家。

前哈默技术产品总监朱小木创立了流动流动流动;同父异母的创始人蔡岳东和皇太极创始人何昌创造了yooz同父异母的董事长张锦源、视觉首席执行官沙·小屁、吴均副总经理曾航等自主媒体人士创办了linx罗永好在微博上与FLOW FLOW划清界限,他仍然是小野电子烟的合作伙伴...

对于这些在某个渠道支付股息的企业家来说,他们永远不会相信进入电子烟市场是出于感情和梦想,主要是为了“快速赚钱”。为了实现财务自由而卖掉“同父异母叔叔”的蔡月东,在谈到yooz电子烟创立的原因时讲述了一个故事:“在美国呆了一年后,他发现很多年轻人都非常喜欢juul电子烟,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他还带了一支烟给他对香烟上瘾的父亲。我没想到父亲会很快接受电子烟产品,这给他带来了很多触动。”

然而,yooz的目标群体并不像蔡月东的父亲那样老烟鬼。时尚包装设计、无边界的微型商业游戏新零售和多变的清爽口味都是针对年轻人的。得到老罗认可的小爷直接邀请陈冠希以1000多万元的高价为他代言。除了有争议的话题之外,陈冠希还被许多年轻人视为中国潮流的教父,这在他在潮流圈的影响力上是显而易见的。

毕竟,一盒价格在100元左右的香烟售价不到20元,利润丰厚的利润已经摧毁了99%的实际行业。然而,与传统烟草相比,价格如此之轻、价格如此之高、满意度如此之低,电子烟的核心受众注定不是老烟民,习惯于及时满足的新潮青年最终将成为电子烟的狩猎对象。

根据中国疾病中心发布的数据,中国15-24岁年龄段的电子烟使用率为1.5%。考虑到庞大的人口基数,电子烟的潜在受众并不多。然而,只有当数十亿资本流入电子烟行业并寻求数十亿甚至数十亿的市场水平时,才有可能支持数十个价值数亿美元的电子烟品牌。

几乎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快电子烟的复兴和潮流,通过使用黄油、黄瓜、薄荷等诱人的口味,明星代言和大规模营销,以及有趣多变的造型设计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贪婪是会传染的,尤其是在面对极其简单的生意时。

就在国外吹来的冷风让一些电子烟品牌战战兢兢的时候,几个小知名的自媒体开始为一个品牌酝酿一篇白色的洗涤文章,用娴熟的写作讲述电子烟从业者的“感人”故事,在故事的结尾,他们认真升华了自己的情感:

当我们看到xx(一个电子香烟品牌)和红旗一起刷屏幕时,我们的心仍然非常激动。电子烟是一个民族产业,xx作为中国电子烟的领导者,无论走多远,走多长时间,都会拥抱一颗真诚的中国心。

民族工业、中国人的心和领导人不知道这些话会给年轻读者带来什么样的幻觉,也不知道他们能否掩盖电子烟的原罪。

我希望作者在撰写这样一篇文章时没有阅读疾控中心的研究:“由于生理和遗传因素,年轻人对尼古丁更敏感,比成年人更容易依赖。”电子烟的所谓趋势元素并没有改变电子烟含有尼古丁的事实。尤尔至少有一个香烟盒里的尼古丁含量相当于一包传统的20支香烟。

众所周知,电子烟除了尼古丁含量可能超标外,还存在电池爆炸、烟液渗透、高温灼伤等安全隐患。吸烟时,致癌物质如超细颗粒和重金属也会被吸入肺部。那些高调的电子烟企业家从资本市场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他们都被用于营销、产品包装和渠道拓展。至于产品技术创新,他们几乎完全依赖于一代工厂。

幸运的是,国家卫生委员会计划部主任毛群安在7月份透露,国家卫生委员会正在与相关部门研究电子烟的监管,并计划通过立法对电子烟进行监管。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预计印度不会颁布一项禁止生产、进口、运输、销售和宣传电子烟的法律。作为电子烟的生产之都,中国已经占到世界电子烟产量的90%以上。深圳有500多家电子烟生产企业,“钱景”并不缺乏吸引力。然而,也迫切需要尽快就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发表声明,例如如何限制电子烟的广告和营销,以及如何限制年轻人涉足电子烟。......

或许与美国高中生电子烟27.5%的渗透率相比,国内电子烟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但是监管的职责是永远不要在羊死后修补褶皱。尽早停止电子烟的监管是监管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以防止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伤害。

莎士比亚在戏剧《一份报纸,一份报纸,一份报纸》中有一句话:“如果邪恶的行为被容忍和容忍而不受惩罚,那就是无形的默许。既然他们被允许这样做,再次惩罚他们就是暴政。"

至少国内电子烟的监管差距已经催生了各种“企业家”。假电子烟被贴上“健康”和“时尚”的标签,并且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禁止在室内吸烟和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的边缘。因此,阿里和JD.com在处理电子烟时都采取了双重标准:发往美国的电子烟订单已经暂停,而国内电子烟销售保持正常。

中国的电子烟热潮已经结束。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500万彩票网